敲代码之外,程序员创作创富的前景如何?

闫辉:今天是程序员创富系列的第二场——创作创富。周贺贺:除了精神财富之外,我认为写作就是学习,学习的过程中技术在增长,这也是一笔很大的财富。那么,创作和和写代码两件事,有哪些共同点和不同点?优秀的程序员以为他在看文字,其实他看的都是代码,脑子里早就构建出所需的代码。今年,我写的书主要面向成功转行和职业复盘的方向的,文章更多的是职场、职业发展相关。

作者 | 闫辉 责编 | 屠敏

出品 | CSDN(ID:CSDNnews)

文字是一种无声的力量,更是一种无形不可估量的财富。作为中国专业的 IT 社区,CSDN 有上百万博客作者,这些创作者的内容创作为整个技术生态带来巨大的价值。与此同时,作为创作者本身,其成长经历与实践,也为自身树立了良好的品牌。

在 CSDN 重磅打造的《开谈:程序员创富系列》视频对话栏目的第二期,我们邀请到 CSDN 社区的博主和技术圈有影响力的几位专家,一起分享创作经验体会,包括如何更好创造价值、开发者们如何把握住创作创富这个机遇?

本期嘉宾:

八堂课成为公文材料写作高手pdf_公文基础知识及写作_公文写作课如何互动

为什么开始创作?

闫辉:今天是程序员创富系列的第二场——创作创富。

CSDN 创始人蒋涛推荐过一位台湾地区的技术作家侯俊杰写的一本书——《深入浅出 MFC》,非常畅销的一本技术图书,卖了几千万的码洋(图书的原价与册数的乘积)。技术写作可以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,令人惊叹。当时,我也和侯俊杰老师、雷军、蒋涛做过一期对话,发表在《程序员》杂志。

可以说,每一代技术都会伴随出现新一代技术布道者和传播者。请各位嘉宾分享一下,第一次创作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之下,是什么原因开始创作的?

许向武:各位程序员、 CSDN 网友,我在 CSDN 的昵称叫天元浪子。很有意思,我是一位 50 多岁的程序员,经常被邀请和很多年轻人去讨论问题,也许我的年龄、思维可能跟不上形势,但我也很乐意去感受这种时代脉搏。

今天的话题叫「创作创富】。作为创作者,我富了吗,这个我只能说一直在路上。

虽然我是一个 50 多岁的程序员,但在 CSDN 的码龄只有 8 年。我自己也奇怪过,之前做什么了,为什么没有 CSDN账号?后来我想起来,曾在早期注册过,后来因为忙碌工作,没有写东西,只是在不断读他人的文章。后来年龄大了,工作稍微轻松一些,同时我的女儿要学习编程,我想帮着孩子一块学,这也是创作的初衷。

我还记得我写的第一篇文章主题是 MSN 三剑客。所谓 MSN,一方面是指足球最知名的球星:梅西、内马尔和苏亚雷斯,另一方面是指 Python 领域最著名的三大模块:Matplotlib + Scipy + Numpy。这篇文章我断断续续写了半年,投入了很大的精力,主要分享了如何用这些模块进行数学建模。半年之后,Python 培训于一夕之间爆火,很多人找到我,希望和我合作或者邀请我去讲课。

因为我不想和机构合作,就想自己在网上写,开始进入博客的正式创作。我属于那种写作特别费劲的,写一篇会反复修改与斟酌,导致往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才能产出一篇。最初两年中,每年最多写 50篇,后来每年只能写 20 篇。

2019 年疫情开始,正好 CSDN 发起了博客之星评选活动,我当时报了名,也是那一年,想要学习 Python 的程序员特别多,我的文章会有很多网友看,最后给我投票。那年博客之星活动,我非常荣幸拿到第一名。后来还做付费专栏,价格很便宜,1.9 元一份,卖了将近 1 万份。

安晓辉:我也看过侯俊杰老师的《深入浅出 MFC》,那本书真的很经典。

2008 年,我当时在做 Windows GUI 编程开发,也会通过写博客记录解决问题的过程。后来因为做开发很忙,天天加班就停了。

2013 年,我开始做研发管理的工作,觉得可以尝试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。那时,我一直在做互联网电视盒子,用嵌入式 Linux 系统,上层框架是 Qt。当时我想着把自己在 Qt 上积累的一些经验分享出来,也可能对别人有帮助。于是重新恢复了博客写作,持续了好多年。

周贺贺:我是在 2013 年毕业参加工作,2018 年注册了 CSDN 账号,2020 年开始写博客。工作 7 年时间之后才开始写作,为什么呢?大家其实都知道,因为程序员很忙,没有太多自由学习分享时间。

2020 年之后工作不那么忙碌了,外加我喜欢记笔记。现在是知识大爆炸的时代,程序员要学的东西特别多,而且大家在学习过程中,也许一个知识点是研究了三五天的成果,然而研究透之后,可能过一年半载就忘记了,所以记笔记非常重要。

我之前用的是语音笔记,后来接触 CSDN,发现 CSDN 的 Markdown 编辑器非常好用,写得非常顺手,所以其他的云笔记、Word、TXT 之类,我不愿意使用了。

我是做非常底层的安全技术工作,网上很难找到资料,包括英文资料。主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学习,在我将积累的经验都用笔记记录并发表之后,发现有人点赞、有人收藏,这也为我提供了新的动力。

从 2020 年 6 月份开始,我用了半年时间输出了近 200 篇文章。如果用相关词汇在百度、谷歌等搜索引擎搜索,结果页面中前 20 篇内容我能占到一多半。有些是 CSDN 博客,有些是被其他网站爬取过去的文章。当然,因为我做的行业比较窄,几个关键词也比较窄。

由此,我也在 CSDN 积攒了小小的名气,后续在2021 年持续输出了三四百篇,截至目前,一共有 700 多篇文章。对于个人而言,我刚开始写文章时并没有什么追求和目的,随着粉丝越来越多,我就写得更加认真,希望得到网友的认可。

写博客公文写作课如何互动,除了能提升技术实力外,也为我带来了一些其他价值,比如,在见一些客户时,因为讨论某些技术时,就可能搜到我的博客,然后再一看博客的作者和我微信的名字也像,由此和别人沟通交流也逐渐变得容易。

持续创作背后的驱动力

闫辉:创作其实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,尤其是要持续创作。大家持续创作的驱动力是什么?发生过哪些故事?

许向武:对我来说,写作的真正动力来自于分享带来的快乐。写作过程中会有一些收入,但如果这个收入影响到我的分享,我宁可不要。我更喜欢的是分享带来的成就感,被认可、被点赞是写作最大的快乐。

有些大学生、研究生写论文,有时候搜到我的文章,就会来询问问题。我有几篇扇形图像数据转换的文章,隔一年就要更新一次,因为不断会有学生问这个问题,我需要不断更新内容。

国防行业里也有做雷达方面工作的程序员,也会与我一起探讨问题,我也帮他们写过代码,而且都是免费的。

帮助别人比我自己挣钱更快乐,创作最大的动力就是分享的快乐。

安晓辉:我原来是做 Qt,互联网电视盒子上面的 GUI 就用这些技术。2013 年写博客主要就写这方面。其实 Qt 是一个比较小众的框架,当时网上资料也不太多。在文章发布之后,我经常去看评论,有人点赞、有人留言称这篇文章刚好解决了他遇到的问题,这也是一种动力。

写作本质上是一种交流。和我一样,很多程序员都比较内向,在博客上或许能写很长的文章,到现实中却不是很健谈。对这类程序员来说,写作本身就是交流,也是一种社交方式。

CSDN 平台上有作者排行榜,当看到排名逐渐向上走,从千里之外进到 1 万名以内,然后到几千最后到 100 以内了,这也很有成就感。

有时候找工作,还有人拿着我的书来问我。写作可以获得反馈,这个关系可以从文章走到现实中,走到线下,这些都会驱使我们不断写作,因为是正反馈。得到正反馈,会有意义感和价值感。

周贺贺:我从两个角度谈,一个是虚荣心的角度,一个是务实的角度。

第一个维度,很多粉丝私信我,夸奖文章写得很赞。后来我还写了付费专栏,反馈也很好。后来,我也发现我写的课程竟然有海外的程序员关注,用的还不是汉语,对方说他使用的翻译软件,其中包含了美国、韩国程序员,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,甚至感觉可以去吹牛。

第二个驱动力来自读者给我的压力,因为我是从事底层架构安全,行业窄、技术比较专业、知识点较难。虽然受众群体有限,但这两年读者越来越多,点赞、收藏、评论日益增长,也给我产生了压力。很多人问题问得很深,这些原因也激励我一直在学习弥补不足。

我认为持续地创作,就是在不断学习,不断成长。

闫辉:大家分享的驱动力,很多是读者的互动认可。我们今天谈创富,一方面是金钱方面的财富,另外一方面也来自于精神方面的财富,读者带给我们的认可。

周贺贺:除了精神财富之外,我认为写作就是学习,学习的过程中技术在增长,这也是一笔很大的财富。

许向武:周老师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,有时候写作虽然不能直接创富,但可以间接创富。提高了自身能力,就能在工作中创造更多机会,做出更好成绩,拿到更多的项目,挣到更多的钱。

我已经 50 多岁了,基本上思维就要封闭了。但是我赶在封闭之前,还在不断写,这能延迟思维的封闭,能够接受更多新东西。

我们团队大家都很忙,没有时间写。我稍微有一点点时间就在写,但是我个人的写作就能带动整个团队的生产力。近几年,不仅仅是我个人感觉有收获,整体团队都有收获,在空间天气、卫星数据处理这个领域,我们最早使用 Python,当时竞争力非常强。有竞争力,就可以在自己的业务领域去拿到更多的项目,这也是写作创富的直接体现。

安晓辉:创作可以促进能力提升,拓展能力边界,把工作做得更好。同时它也可以直接创富,像侯俊杰老师的书属于爆款又畅销,对于在技术上有积累的人,写书也能够赚到钱。

程序员小灰写的漫画算法,两本书已经卖了 10 万册了,版税可能就有几十万。所以写作本身也可以带来收入。

不同的收入意义是不一样的,接项目带来的收入和写文章带来的收入,在我们内心属于两种不同的感觉。

2013 年,我在写博客之后,也有出版社联系我写了两本 Qt 方面的图书。一本是《Qt on Android 的核心编程》,一本是《Qt 核心编程》。两本书好像是卖了 1 万册左右,获得了几万元的版税。通过这个获得的收入与每个月拿到几万块钱工资是不一样的,你会觉得写书赚的几万块钱,让你特别高兴。

通过喜欢做的事情带来的收入,我会有一个专门的账户。写书是一个账户,做课程也是一个账户,我现在做职业规划咨询,这个收入和写书的收入又是不一样的。你会发现,每一种收入都附带了不同的意义。当你有多种收入来源的时候,就有了多种意义。

其次,创作的内容边际成本是为 0。现实劳动上班的时间是卖给老板了,就不能再卖给别人了。但创作的内容会有时间批量销售的特点,只需要付出一份劳动,然后借助互联网媒体的形式,无限复制的,边际成本为 0。

创作是可以直接创富的,而且没有天花板。它的特点是一对多,批量复制。对程序员而言,可以采用哑铃型管理模式。哑铃的一头是稳定的工作,获得稳定的工资。另一头可以是创作,所以我喜欢去写博客、写书。这就与大家做资产配置一样,先要配置一些稳健的,再把各种保险、货币基金、债券、基金买上,然后还可以大额存单、信托等。把自己的时间做哑铃配置,一头是低风险的很稳定的工作,另外一头就是创作类的,媒体、课程、音频等都是边际成本为 0 的产品。

遇到机会有可能会给你惊喜。只要一个程序员愿意写东西,走创作这条道路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。通过创作赚钱,是很光荣的,谈钱不可耻。所有的创作都是可以创富的,这个意义也是自己赋予的。

创作 vs 写代码,程序员如何切换不同的角色?

闫辉:各位创作者给我们很多启发。首先,不要去规避谈财富或者谈赚钱。第二是创作可以帮助我们衍生出更多收益的业务。比如之前一位朋友写了一本软件研发管理的书,虽然书卖不了多少钱,但因为是书的作者,后来慢慢成为了一名资深讲师,也有很多大厂邀请他去演讲,授课加咨询的收益非常可观,可以支持他全职转型。也就是说,通过创作可以形成品牌和 IP,然后获得更多变现的模式。那么,创作和和写代码两件事,有哪些共同点和不同点?

许向武:我把网上的文章分成三类。

文章基本上分成这三类,我很少写出第三类,但我也绝对不会写第一类。我写的文章大多属于第二类。

在写作过程中,我也尽量会去想一些更有创意的标题。之前,我写了一篇《Python 初学者》,标题简单明了,也能让读者明白适用的群体,最后这篇访问量还是比较大的;我也取过《Python 十大装逼语法》,这个名字显然就比较刺激了;我还写过标题为《一曲 MFC 时代的晚歌,更是理想主义的绝唱》的文章,这里面掺杂了个人非常强烈的一些看法,还是挺文艺的。我认为取一个好的标题,只要不是和主题无关,也无伤大雅的,毕竟是个人创作,还是有一个适度的自由空间。

安晓辉:我与别人不太一样,是先写文章后写代码。写文章其实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创造,先构思出人物、故事、情节,理顺后把它写出来,会有创造的乐趣。后来我发现软件开发也是一个创造性工作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做软件开发和写文章是类似的,都是创造并享受乐趣的过程。

过去我做软件开发几年后,发现软件和文章都是要讲究逻辑和拆分。软件需要设计业务逻辑、设计模块之间交互,可以自顶向下拆模块,不同的模块进行交互。有了逻辑训练,再去写文章,就很容易写出来结构很清晰、逻辑化的文章。

代码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实用性很强。每一行代码都有一个作